当前位置:主页>武术名家>
少林武术名家释延琳
来源:  作者:本站

第一次见释延琳,是他在少林寺门前的道旁送客,他一袭僧衣,双手合十,一个僧人模样。待靠近看,他高高的个子微微地低头躬身,光头圆脸,一副笑弥陀般自然明快的笑容,是一个典型的和尚形象。

很快便和释延琳熟了,并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我知道了他出家没几年功夫。他原在杭州当老总,企业规模还不小。但他入少林的时间又很长了,当初,拜了比他年龄还小一点的少林方丈释永信为师,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僧家不以年龄为尊,延琳对永信方丈一直带着有点崇拜的敬意。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听他介绍少林的旧状新貌、以及变化与发展,谈当今少林自然少不了谈释永信,“师傅”是他口中常提到的词。

释延琳是开着他的私家车进少林的。

他总是一副笑模样,我很难想象他当老总时候的样子。就算是个儒商吧,俗话说,商场如战场,他能总是这样微笑着吗?虽然我是作家,希望了解各种真切的人生,但与朋友相交,我不想多问他身入空门,起因究竟是什么。揣度自然有的,但揣度归揣度,他不说,我也就没有开口问。

他是少林的监院。少林有三位监院,释延琳负责少林药局。药局是后几年恢复的。恢复与扩大少林寺的规模,方丈释永信有许多的建树,恢复药局,也是一项重要的举措。

一般的人知道少林的武术,深一层的知道少林是禅寺,其实历史上的少林便是以禅武医出名的,

释延琳懂中医的阴阳五行、辩证施治,他说着《黄帝内经》中的理论,说着张仲景《伤寒论》中的道理。他已经开始做着恢复少林的一些古秘方的工作。“是药三分毒”,他总这么说。对药的应用他自然是慎而又慎的。

“寺古僧闲云作伴”,寺庙里的时间拉得很长。冬末一个寒冷的天,天色却晴朗,有旧时商界的朋友开着车来看他,带来了许多的东西,都是一些干果点心,摊了一桌子。延琳也打开少林酥饼来招待客人。来药局的包括后面禅院的和尚,都随便地拿着吃。

来访的经理对我说:“他太苦了喔。”

坐在那边的延琳依然笑着的模样,只是说了一句:“心苦才是真苦。”

我在少林的日子里,与延琳比邻而居,我常在晚上去敲隔壁的门,他的居室只一间房,摆设简单,唯一醒目的是书桌上打开着的一台小小薄薄的手提电脑。我和他随随便便地谈着,谈得多的便是佛学。佛教是宗教,佛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脉之一。我和他谈对禅的理解,谈对佛的理解,谈对佛家典籍的理解。我们所谈很广,没有隔的感觉,也不用太多的解释,谈到洽合处,他脸上的笑意漾开来,显得清澈,显得单纯。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