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武林资讯>
学海无崖苦做舟
来源:  作者:本站

来源:博武国际武术网 加入日期:2006-3-18 11:21:14

学功夫是很辛苦的一件事。记得那是在95年的冬天,工作了一天的我晚上五点多骑着自行车冒着凛冽的寒风从白塔寺一路狂奔来到宣武门果子巷师傅的家。
到师傅家后那些日本师弟都已经先到了,正在屋里等着呢,原来师傅正在屋后面烧水作家务。这时师傅走了进来,冲着大家说;都来了。活动活动吧。
我和师弟们开始做准备活动。由于师傅家是北京的那种老式的平房,面积不大。全屋也就15平米。还摆着一张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一套组合柜和沙发。屋里的空地很小。只能容两个人练,我们各自找地方活动。
师傅坐到大床上,点着了烟,对着我们说:来把上次学的都练一遍。先是稀松、黑井、森山都练完了该我了。这时的我看着师傅严肃的表情,紧张的我都忘了拳该怎么打了。这是我学了一年的一路后第一次正架子。当时的条件有限,没有录象光盘之类的音像品可以在学完后回家复习,每次学拳都必须用脑子向录录象一样的记下来回家后在边回忆边琢磨,经常会忘动作。
当练到懒扎衣时师傅叫我定住别动,开始给我纠正动作,从头开始,肩、手、胸、腰胯,腿直到脚。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但当时我的动作还不能完全达到标准,只是接近标准而已。就是这样我已经浑身战栗,身体抖个不停,尤其是大腿象是在用火在烧灼一样,身上没有一个地方好受,瞥涨的感觉让我觉得每一秒中都象是一小时一样的难熬,仿佛自己要炸开一样。
没有两分钟我已经感觉到已经支持不住了,但没有得到师傅的同意我不敢停下来。慢慢的憋涨的感觉已经变成汗水从我身体的每一个毛空流了出来。瞬间从我的牙齿缝中突然钻射出一股好象口水一样的物质(现在想来应该叫津液)异常甘甜无比的舒服。从而精神也为之一阵,可是我的腿实在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整个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指挥的向下坐。直到已经做到地上,浑身透汗。师傅看我实在没劲了才说了句歇一下吧。我被其他师弟拽了起来。感觉大腿在发涨,而身上却非常轻松。
课终于结束了,我给师傅搬完要用的煤,骑上自行车冒着寒风往家走。这时虽然温度比来时更低了但我一点凉意都没有,反而觉得空气是那么的清新。但以往的经验告诉我明天会浑身疼痛的。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